缅怀章若龙院长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5-03-24   浏览次数:28

                      廖燕谋


项怀章若龙院长一文图,    _副本.jpg

章若龙同志

原中南政法学院院长、知名教授章若龙同志因病于200619在武昌逝世,享年81岁。章若龙同志是对我国法学界有着卓越贡献的德高望重的老一辈法学家、教育学家,是原中南政法学院恢复重建的第一任院长。他对党的事业忠心耿耿,对同志、对学生无限的关怀爱护,是深受教职工信赖和爱戴的领导干部。章若龙院长也是多方面关怀过我的老师。他的逝世使我震惊和悲痛,引起我对他的无限怀念。

早在上世纪50年代,我在中南政法学院就读时,章若龙同志就是我的老师。1986年章若龙同志正在中南政法学院院长任期上,我申请调到母校工作。章院长在了解了我的有关情况后,即欣然表示同意,但他是非常讲究原则的,他说:“我个人表示同意,但是学院进人还需党委会研究才能最后决定,同时还要恩施方面同意才能办成。”此事由于各方面都办得比较顺利,19866月,我便从恩施自治州法律顾问处主任、自治州人大常委委员和法工委委员的岗位上调到中南政法学院,老伴也一齐调回母校。章院长从我们的工作安排以至住房等问题上都亲自过问,给予无微不至的关怀,学院的其他领导、法律系和诉讼法教研室的领导,都对我们表示热烈的欢迎和给予多方面的关照,使我们就像回到了家,感到无比的温暖。

我在调到学院之前,在恩施自治州从事法律工作。1981年—1986年上半年,我边工作边写作,在《恩施报》(州委党报)发表了近200篇普法文章,成为该报“法律顾问”的专栏作者。调回到学院任教后,为了报答章院长和学院其他领导和组织上对我们的关怀,以及学院浓郁的学术气氛激励我更勤奋的读书、研究、探索、攀登,使早有学术研究和写作志趣的我如鱼得水,实现了新的突破,边教学边写作,编写了《新编律师学》、《公正与律师制度通论》、《农民怎样打官司》等三部法学著作,发表法学论文数十篇。

我是1998年春退休的,退休时因一些事使我情绪有些波动,我写了一首《咏梅》诗发表在《湖北高校老年通讯》上,诗云:“雪呼霜唤出深闺,心洁冰情万紫迷。一夜东风消玉骨,满园残素染香泥。”当院长读到我的这首诗后,非常关心地针对我的情绪写了一首同题步和诗赠我,指点和鼓励我:“梅花岂肯处深闺,志在冰天目不迷。斗雪迎春红万树,甘将玉瓣化春泥。”并将这两首诗都有老院长墨笔手书刊载在由他封面题签的《波阳诗词》集的扉页上作题辞刊登,而且还把我的诗刊登在前面,老院长的这种谦虚作风实在感人。这使我想起周恩来总理一次与文艺界人士的合影,合影时大家想拥着周总理站前排中间,总理却站在了后几排的旁边。想想这照片和题诗,不正好说明他们的既平凡而又非平凡吗?此后老院长继续鼓励我写诗,近十年我居然又写下几十首诗,入选数十种诗词集,其中一些诗也在我们的《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报》和《老教授文汇》等校内报刊上发表,为“诗词进校园”尽了自己的一份力。我经常用老院长的步和诗勉励自己,要像斗雪迎春的红梅,为了党和人民的事业,为我们的祖国“甘将玉瓣化春泥。”

1998年我虽然退休了,但思想并未退休,我将此前积累的资料和心得整理撰写成论文,仅这一年我即在报刊上发表大小论文共9篇。这一切又引起老院长对我的关注。他时刻关心着我,尽力为我提供学术活动的平台。特别是湖北省老教授协会财经政法专业委员会20021031成立以来(成立之日起章若龙同志即兼任该委员会主任),他便一直邀请我参加该委员会的学术活动,分配我承担科研课题。2004228,他亲自主持会议表决通过唐永禅教授和我为该委员会特约研究员。2005428,省老教协财经政法专业委员会召开会议时,章若龙同志抱病从医院来到会场参加并与另一位同志共同主持会议,在这次会议上我被增补为该委员会委员。我在章若龙同志的关怀指导下圆满完成了他亲自组织和主持的科研课题任务。

由于第一届财经政法专业委员会在章若龙主任委员的领导下作了大量的基础性、开拓性、前瞻性工作,获得了全体委员会的称颂和省老教协的表扬,2002年和2004年先后有章若龙等同志在组织我们完成课题任务后,都向提供课题和经费的单位为完成任务的每一位论文研写人员争得丰厚的报酬,而他本人则把所获得的省老教协奖励他的“老教授事业贡献奖”的奖金,全部捐赠给省老教协财经政法专业委员会作为活动经费。对章若龙同志这种无私的奉献精神,同志们无不交口称赞和深受感动。

十多年来我发表了数十篇论文,近几年来我仍陆续完成了一些论文,我的多篇论文都在全国重点期刊上发表,特别是我在退休后仍能不断取得研究成果,不断有所进步,与章若龙同志的关怀和帮助是密不可分的。我的好些论文,又分别入选《中国新时期人文科学优秀学术成果精选》、《当代中国理论与实践》等30多种大型论文集和中国人民大学报刊资料中心编辑的资料集。这些成绩都是与章若龙同志直接或间接的帮助分不开的。

章若龙同志虽然离开我们了,但他的风范长存,他为党的高等教育事业,为我国的法学理论研究、法制建设呕心沥血、鞠躬尽瘁的精神,他关心同志全心全意为教职工和学生服务的精神永远是我们学习的榜样。他的人格魅力,他对我不倦的教诲和关爱时刻激励着我不断进取不断攀登,我将永远学习他怀念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