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通史—​ 郭道扬教授的一天
发布人:系统管理员  发布时间:2015-05-15   浏览次数:88

 郭道扬网用_副本.jpg


 428日,从人民大会堂召开的“全国劳动模范和先进工作者表彰大会”上传来好消息,我校会计学院博士生导师、享誉国际的著名会计学家郭道扬教授获得2015年“全国先进工作者”荣誉称号。事实上,这个荣誉只是郭老众多亮闪闪“头衔”中的一个,在此之前郭老还被评为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专家、全国五一劳动奖章获得者、湖北省劳动模范、首批“荆楚社科名家”等。大家风范、学术泰斗、国宝专家这些词是大家对于郭老的认识,然而,当真正走近这位75岁的大师,感受郭老日常的一天,诸多荣誉光环后的是一位淡泊名利、潜心学术的老人。

 早上700,当很多人还在梦乡中时,多年形成的生物钟已经将郭老从睡梦中叫醒。慢慢地洗漱、穿着整齐,到餐厅和家人闲聊几句、一起过早。随后到二楼的露台浇浇花、散散步,平静而充实的一天就开始了。

 早上800,郭老从露台走到相邻的书房,打开台灯、拿起书稿,沉浸在“中国会计通史”研究的世界里。“中国会计通史系列问题研究”是郭老带领团队在2011年获得的国家社科基金重大项目,这也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获得国家级别重大立项的会计学课题。38岁时,郭老接到“中国会计发展史”的研究任务,在众人“会计还有历史吗”这样的质疑中潜心研究,将会计史这个冷板凳坐热,一搞就是三十多年。但这一天上午,郭老还得暂时放下会计史的研究,应邀为《会计法》颁布30周年写系列文章。这个应邀不好推辞,因为10周年、20周年颁布纪念的文章都是出自郭老之手。写写文章、思索研究,上午的光影在书桌上快速走过。

 中午12:00,在家里阿姨的再三催促下,郭老恋恋不舍的放开书稿,走下楼去用餐。用餐前,从冰箱里拿出胰岛素,先给自己打一针。郭老一天打四针胰岛素,来控制二十多年的糖尿病。简单的午餐过后,照常是露台上的踱步,随后郭老到卧室午间小憩。

 下午3:00,郭老又来到书桌前,在上午思索的基础上拿出笔在手稿上书写。目前《中国会计通史》的书稿,郭老已经写作了两百余万字,这两百万字都是郭老一个字、一个字手写出来的。因为身体缘故,如果长时间面对电脑屏幕,郭老的眼睛就会流泪不止。所以至今为止,郭老仍采用这种能和思索相结合的写作方式。

 两百万余字的背后是郭老“不疯魔不成活”式的艰苦付出。2012年因跌倒造成左手骨折,郭老就把左手安放在毛巾上,坚持写作。2013年又不幸跌倒左脚骨折,郭老就拖着沉重的石膏坐在轮椅上写作,左脚水肿,右脚麻木,毫不在意。

 这种“疯魔式”的研究是郭老和时间赛跑的方式。因为几乎所有学科的通史都是由几十余人的团队创作而成,而《中国会计通史》是他一个人的通史。《中国会计通史》分为上中下三卷,从原始社会写到2009年。目前郭老已将研究进行到了清朝鸦片战争之前,春秋时期以前的研究成果已经改了三稿。

 正奋笔直书中,一位博士生的来到让郭老暂时放下手中的笔。这位博士生拜访的目的,是和郭老讨论他的博士毕业论文。郭老从1993年开始指导博士生,共带出了近80名博士生,10余名博士后,所指导的博士生毕业论文有一篇曾获得“全国百篇优秀博士论文”。尽管年事已高,但对于指导学生,郭老还是事事亲为。以毕业论文为例,从选题、提纲、试写、初稿、定稿到答辩,郭老都要过问指导。这样随时而至的学生到访,随意而平常。

 等和学生交谈完已经是傍晚6:00了,郭老依旧进行“打针、用餐、踱步”三部曲。郭老2005年因患脑梗阻导致左臂和左腿失去控制,之后只要坐的时间久一些,左腿就阵痛难忍,必须站起来走走。为了锻炼身体,郭老给自己定下了每天走五千步的任务。之所以说是踱步,而不是散步,这是受到了锻炼场所的限制。郭老锻炼的场所是家里十余平米的露台,露台平日做晾衣、种花之用,要锻炼时,郭老就将晾衣杆推到一侧,露台就成了锻炼场所。十余平米的露台,围着走一圈不足五十步,这也意味着郭老每天都在这个12楼的露台上转百余圈。

 吃饭、锻炼、科研都在家里进行,每天不出家门,尽管郭老在小区里住了好几年,但小区邻居们很少有人见到郭老的“庐山真面目”。因为郭老害怕一出门就会碰到熟人,热情询问他的近况,一聊就是半小时,会占用太多时间影响科研。“躲进小楼成一统”算是对郭老现在生活的贴切描述了,不同的是,这一躲,是一位老人为了学术研究的一躲。

 夜晚800,平时这个时候要是没其他事情,郭老会去客厅看看电视、读读杂志。但今天上午的约稿和下午的学生到访,让郭老每天既定的研究任务没有完成,所以郭老又坐到了书桌前。一天八个小时,是郭老对自己研究写作的最低时间要求。郭老坦言,他每天必须完成到规定编码页数才睡觉,因为害怕自己哪天身体出问题,研究就停止了。一杯清茶、一盏台灯从早到晚陪伴着郭老。等写到做了任务记号的那一页时,已经是夜晚10点多了。郭老心满意足地合上书稿,进入卧室休息,平静而充实的一天划上了句号。

 但也许这个句号会被夜半忽然而至的灵感打破。有时候,凌晨两点突然想到一个好句子,郭老会赶紧起床把它记下来。在以后的书稿行文中,这些词语或句子,往往会出现在导语中,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令人拍案叫绝。

 这是郭老最为平常的一天,这样的一天甚至不会因节假日而变化。今年春节,全家都到美国去度假了,郭老一个人留在武汉,在大年初一仍旧继续他平常的一天。一天、一年、一生,郭老都围绕着他的学术研究。

 郭老曾写过这样一句话:“在会计的历史上,那些日无暇晷拼搏的人,都是一些名不见经传的人,但是他们当年毕竟为会计做了贡献,让会计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了今天,没有他们就没有会计的历史。”而郭老就是这些历史的见证者和篆刻家,不惧孤独寂寞,一个人在会计通史研究的路上默默前行。(通讯员  杨少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