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文苑||诗画天路采风记

发布者:刘昱龙发布时间:2020-09-29浏览次数:10

心心念念去西藏,这次终于成行。

千山之巅,万水之源,世界高原,人间天堂。无比圣洁的西藏啊,这一次也是第一次,我清清楚楚地看到了你的容颜,你迷了我眼哟,更迷了我心。

回来这些天,脑子里满满还是那高的山,清的水,蓝的天,白的云……画与天路,诗与远方。

  

一、说走就走

九月,正是西藏一年中的最好季节。

结伴同行的是我大学好友20多人。

五日成都集结。六日一大早,齐刷刷6辆越野车,在酒店停车场一字排开。着好装,拍完照,一声号令,开拔。    

心和车轮一起飞!美丽而又神奇的西藏,我来啦!


二、此生必驾

成都到拉萨,川藏南线,是318国道在西域的最后一段,号称“中国最美天路”,车程约2300公里。 

这一段,连绵不断的高山峡谷,惊险、绝美、雄壮。沿途风景千变万化,多姿多彩,行走其中,可以体验"隔山不同天,一天有四季"的奇妙感觉。我们边行进,边停留,沿途找寻从小到大听过的那些故事,那些歌。

驱车120公里到达雅安休息区。这里是川藏南线的起点。停车场正中地面上写着“此生必驾”赫赫几个大字。

此处海拔只千米以上,大家尚无高原反应,自然纷纷摆拍,豪情满怀。


三、沿途打卡

泸定桥,遥想当年

首先进入甘孜藏族自治州。读小学的时候就知道,甘孜大渡河上有个泸定桥。当年红军22勇士飞夺此桥,留下传奇。 

兴冲冲到了现场,老实说,有点失望。陆丹师妹在桥上直播,我凑上去说了几句:桥还是那个桥,河还是那个河,但周边已不再是那个周边。房子建得太多了! 

我怕不能释怀,赶紧去康熙皇帝题写的“泸定桥”碑前拍了一张威武照。 


新都桥,只管拍拍

  经过康定,车没停。遥望着绿茵茵的山场,有串友情不自禁地用对讲机唱起了康定情歌,那是重庆校友会会长、情歌王子杨友明师弟的歌声:

跑马溜溜的山上

一朵溜溜的云哟.....

从康定县城翻过折多山,就是新都桥了。她是康定下辖的一个镇,素有“摄影家天堂”、“光与影的世界”之美誉。从车窗外望去,藏族村落依山傍水地散落在公路两旁,浅浅的溪流在沟间缓缓穿过。矗立的白桦不规则地点缀在各处,远处的山坡上漫游着一群群的牦牛和山羊。简直是诗画般的世外桃源。尤其快日落时,阳光打到山顶,金色的山峦与暗色的山坡及河流、村寨交织,恍如置身油画之中。

一路上全是景,人人狂拍,恨不得把新都桥的美色佳景收尽。

夜宿新都桥之中心的岷山牧心酒店。晚餐吃墨脱石锅牦牛肉,还有酒店员工藏族女孩卓玛和白玛来敬酒。哇哇,景美,人美,醉美。只是此处已达海拔3300米,晚上可否安睡? 


理塘,天空之城

早晨起来,没事。继续前行,直奔理塘,海拔4000多米,一座号称离天堂最近的城市。城市里有座长青春科尔寺,是藏区三大寺庙之一。那是我们笃定要参拜的佛地。

令我们意外惊喜的是,寺庙的活佛听说我们是来自中南大全国各地的校友,欣然同意跟我们合照,又主动全程陪我们参观并讲解。末了,还把我们请到家里,赠送手串、吊牌,为我们摸头祈福。

善哉善哉,阿弥陀佛! 

天上的仙鹤啊,

借我一双洁白的翅膀,

我不会远走高飞,

飞到理塘就返回。

                          ---仓央嘉措


东达山,海拔五千

  清晨出发,路过巴塘,在一家老店吃藏族非遗“加加面”。此面实为捞粉,用小碗盛一小撮,可随意加。老板娘一句:“你们谁能打破本店记录,吃下119碗,全团免费”,令大家兴奋。有两师弟,一个吃了40碗,另一个吃了37碗,还有一师妹吃了10碗,都分别得到了奖励。

途经岷山集团下属的芒康乌拉山自驾汽车营地,与藏民合照,喝酥油茶。一位师弟的夫人因高反不适,经商议,决定包车送到海拔较低的香格里拉折返。

继续前行至如美镇。在澜沧江边午饭后,冲刺此行的最高海拔之地,被称为“生命禁区”的东达山垭口,5130米。

我决定亲自驾车。虽是老司机,一路上仍然是全神贯注。好在经过一段盘山公路后,山路不再蜿蜒曲折,而是一条既缓又长的大道。这情景,让我脑子里出现了“诗和远方”。       

东达山高入云天,川藏公路和澜沧江似两条晶亮的丝带,在千山万壑间,时隐时现。我们到达垭口下车停留,小心翼翼,轻轻地走,慢慢地说。但在拍照时,还是忍不住高喊:拉索罗(藏语:神保佑),东达山,五千,我上来了!  

  

  怒江72拐,魔鬼路段

这一路,基本上都是在山上转。前面就已经过了一个“天路十八弯”,不是特别凶险,所以在此处拍摄了一张轻松的“愚()汉护()妹”经典照。

但怒江72拐,就不得不记载了。这段盘山公路大多是U型弯,悬崖下是涛涛的怒江,每个拐都是鬼门关,令人望而生畏,堪称中国公路上最险恶的“魔鬼路段”!

即使有着30多年驾龄的我,也是捏着一把冷汗缓慢地驾驶着。当然,表面上还是要装着很放松,不停地唱着“那是一条神奇的天路哎......”,还让副驾驶录视频呢。 


姐妹湖到然乌湖,行者和舞者

在从姐妹湖去然乌湖的路上,不断看到和遇到越来越多的骑行者和朝圣者,让人感慨不已。真是佩服这些驴友和信徒的信念和毅力啊!

蛮想下车问问:你从哪里来?又到那里去?走了多久?但又怕冒犯。

正好,我在疫情期间画了一幅朝圣图,看看是不是一样虔诚?

到了然乌湖边,住下了,心情慢慢平静下来。晚饭后,餐厅里藏族服务员跳起了锅庄舞,我们也跟着跳。好在我读中学时,跳过“北京的金山上”,还有一点基础,算是没出大洋相。

我感觉,西藏同胞是虔诚的,也是快乐的,一如这姐妹湖和然乌湖的水。  


来古冰川,圣洁天堂

离开然乌湖,去不远处的来古冰川。一路上,青稞熟了,秋色宜人。又是不停地打开车窗拍拍拍。

来古冰川,是世界三大冰川之一。

站在观景台上眺望,眼前展现的简直就是一幅天然的油画,纯美,静美,绝美,美到哭!不是亲眼所见,你很难想象得到,人间居然还真有如此圣洁之地。

这就是天堂啊!  

王师弟在这里找到一藏族“哥们”。  


  达巴草原,找到“画”啦

出发前,我在网上查看了一些资料和图片,并据此作了一些画。期待一路上能找到类似画中的地方。

这不,我们来到了达巴草原,“串藏行”中画面出现啦!

哈哈哈,真有意思。我要到车顶上直播。

韩师妹笑死了。

我太高兴啦!我想飞,可是怎么也飞不高!不是年龄问题,怕高反呢。


鲁朗小镇,大头照

在路上,就在微信群里看到鲁朗小镇招多少任镇长的帖子。到了之后才知道,这是广东援建的一个旅游小镇。很漂亮,但受疫情的影响,今年的游客不算很多。我们在一家店吃石锅鸡,随便逛了逛,然后应我的请求,大家集中起来拍了一张大头照。

一帮藏族小贩围着陆师妹推销手串之类。我突然发现,她跟我画中的阿妈有点神似呢,拼上去看看。哟哟,有点感觉。  


波密,煮茶论道

穿过鲁朗林海,下午行到波密,比较早。在酒店住下后,按照既定安排,串友们在一楼的茶餐厅,临时布置了一个蛮有格调的小会场,开始煮茶论道。

任定磊、许征宇两位青年才俊,与大家分享了他们的创业经历。大家又对当前的经济形势和未来走势,进行了热烈的讨论。瞧,我们中南大的校友,在高原旅行途中开“高峰论坛”,是不是很有创意和特色?高,实在是高。


林芝歌厅,藏獒藏狼PK

昨晚在波密一家藏餐厅,吃藏饭,喝青稞酒,把大家的味蕾掀翻了。加了几次菜,都被一扫而空。尤其那道手抓排骨,连渣渣都吃了。

第二天晚上赶到海拔只有两千多的林芝市。在酒店用餐,又把已打道回府的朱勇师弟,从深圳带来的两瓶陈年茅台给干了。接下来,全体驱车到市中心一家歌厅。一场蓄势已久的K歌大战终于爆发了。

我主持,还是陆丹直播。全体分成以杨友明会长为首的藏獒队和以韩卫亚会长为首的藏狼队。两队在各自叫出标志性的吼声后,分队长单挑、情歌对唱、藏族歌舞三轮对抗,最后两队战成平局,并列第一。这正是:

今夜星光灿烂,中南好多串串。

西藏林芝欢歌,不醉不疯不还。


南伊沟,原始秘境

在雅鲁藏布江的南面,有一条小支流,叫南伊沟,与鲁朗林海一样,挺原始的。

这地方离林芝不远,完全是现实版《绿野仙踪》,妥妥的森女系,童话世界一般!

南伊沟有“藏地药王谷”之称,传说藏药始祖曾在此地炼丹并行医授徒,是神秘藏医药文化的重要发源地。

作为书画人,我超级喜欢这个地方。


拉萨,布达拉宫,大昭寺

一路都是美景,让人流连忘返。只因时间有限,每处不能久留。

从林芝到拉萨,是最后一段行程了。我们沿着雅鲁藏布江狂奔。车上不停地回放那首撕心裂肺的歌《回到拉萨》,每个人都有些亢奋。

傍晚时分,终于到了,入住西藏岷山酒店。酒店老板吴师弟又专程从成都赶来为我们设接风宴。席间我即兴吟诗一首:    

川藏天路二千三,

中南校友结伴串;

一路欢歌一路情,

自驾乐游赞岷山。

当晚,看了大型实景剧《文成公主》。第二天一早,全体步行去参观布达拉宫。

我们从后门进,绕到前面入宫,手机几乎拍个不停。

雄伟壮丽而又神圣无比地布达拉宫,就在眼前。

宫内参观,不许拍照。但心灵的震撼,让人不能自控。出宫外,几位“信徒”在上海校友会会长韩卫亚师妹的带领下,朗诵心经。你们看,谁的表情最虔诚?

再发张画作,放这里应该比较合适。

下午,参观著名的大昭寺。专程头一天从山南赶来的藏族师弟仁青平错,到寺庙前为我们献哈达祈福。大家无比感动。也让我们参观大昭寺的心,更虔诚。

大昭寺的周边是八廓街。在藏语中,“八廓”是“中转经道”的意思。八廓街引又名八角街,原来只是单一围绕大昭寺的转经道,藏族人称为“圣路”。现在是拉萨老城最热闹的商业中心。一定得逛逛。


四、终生难忘

  最后一天,依依不舍。相拥拍照,签字留念。


还要走个秀。音乐起,你从雪山走来......

晚上,再到拉萨的酒吧喝一杯,唱一曲“花房姑娘”。

这一次,我们经历的,不仅仅是一趟特别的身体旅行,更是一场前所未有的心灵洗礼。这一路观光朝拜,开车行走,吃饭喝酒,唱歌跳舞,喝茶论道,每个人都是那么的开心。这一程,注定要深深地溶入到每个人的生命之中。

壮美的高原红啊,你将是我的生命之色!

洁白的雪山啊,你将是我的生命之灵!

冷艳的高原之花啊,你将是我的生命之焰!

来自云南的任师弟感慨道,八年前,他只身一人前往西藏,当时的自己,特别迷茫,在途中看了《悟空传》,记住了书中的一段话:“原来一生一世那么短暂,当你发现所爱的,就应该不顾一切的去追求......”

这一晚,刘权师弟彻夜未眠,填词一首:

  钗头凤·串藏游

中南友,岷山酒,川藏自驾走天路。十八道弯,东达垭口。七十二拐,南伊深沟。陡,陡,陡。

车顶秀,歌悠悠,现场直播众校友。曾领头,獒狼吼,愚汉护妹,欲走还留。

愁,愁,愁。


好友诗人皇甫国先生赋诗赞曰:

雪域高原任纵横,群山高耸草青青。

云车一串舒鸿翼,稞酒三杯歇翠浜。

舞罢锅庄凝倩影,开过天路沸欢声。

时时朋友圈中觅,我亦追风万里程。


同乡才女彭素珍也赋诗一首:

诗画一行天路远,浓颜淡彩藏穿云。

虔诚只为今生梦,屋脊留音诵月昕。


  现在,可以自豪地告诉全世界了。这一生,我去过了西藏啦!有图为证。    

西藏,我,我们,肯定还要再去的。或许明年,或许每年…… 

写于2020926日夜

  

(文中书画为作者所作,照片为作者和串友所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