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友文苑|| 遥忆校园卤猪蹄

发布者:刘昱龙发布时间:2020-10-20浏览次数:27

疫情之年,时间过得飞快,转眼已是金秋,天气陡然凉了下来,桂子飘香时节,也是深圳校友举办猪蹄宴的时节,此时不由让我回想起30年前学校食堂里的卤猪蹄。

据资深校友回忆,上世纪80年代司法部组织五大政法学院后勤比武,中南政法学院(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南湖校区)以“猪蹄”出战,斩获了犹如茅台酒在巴拿马得到的荣誉,从此风靡校园。

1990年我刚进入大学校园时,食堂里面的菜价最贵的是一份一块钱。

但是,猪蹄一份是一块二毛,并且是单独售卖的。

初入大学的我们,因三年高中的苦读,大部分都是面黄肌瘦,再加上一个月严格的高强度军事训练,我们总是感觉到饿,总是想吃肉,食堂里的猪蹄,就被我们时时“惦记”!

刚走到食堂外的小花园,飘出来的猪蹄香味儿早已让我们流出涎水,那特别的浓香,独具识别性。


进入第二食堂大厅,右手边角落用木板封起来一间长方形的木房子就是著名的猪蹄房。猪蹄房开了两个窗口,每次去两条队伍都是排得长长的,一直延伸到大门口,甚至排到大厅外。

食堂卤好的猪蹄,皮肉紧疏适中,肉入味,皮脆弹,肥而不腻。一是肉厚,圆乎乎的猪腿的一整截儿,里面一整层全是瘦肉,外面一圈肥肉,最外面是半透明的酱色软皮;二是味足。佐料满是整只整只的红辣椒,大块的桂皮,大把的八角,大粒的蒜瓣,还有厚厚的生姜片,散发出特有的香味;三是汁美。盛放猪蹄的大铁盆中的汤汁泛着暗红色的光芒和油星,微辣,稍咸,可以拌好几大碗饭,香喷喷的。

猪蹄是最贵的一道菜,是最好的一道菜,也是犒劳自己打打牙祭的最好方式,有朋自远方来,请吃猪蹄就是最高礼仪,请女朋友吃饭第一顿必请猪蹄。

大家围在圆桌旁,比较钵中的猪蹄,有的惊喜,有的懊恼,有的无奈;或是错落坐在排球场看台台阶上,两只手抓住整只猪蹄猛啃,大口吃肉,满嘴溢香,就是开心的最好表达方式。

为打上猪蹄,我们穷尽了各种办法。猪蹄只有中午才供应,所以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总是有人提前就溜走了,而且背负着很多重托,同寝室的,同班的,据说最夸张的是有一位同学一次用脸盆打了13个猪蹄。还好,那时候还没有贩卖猪蹄的黄牛党。

食堂大门一打开,大家以百米冲刺之速向猪蹄房飞奔而去,抢占有利位置,但毕竟是学法律的,尽管流着口水,瞪大兴奋的眼睛,大家也是绝不加塞的。

其实怎么才能打到好的猪蹄也很有讲究。窗口里的案板上,放着两个大铝盆,里面盛的是的满满的猪蹄,对面靠着墙壁的木条案上,还存放着十来盆猪蹄。每个猪蹄都是不一样的,打到什么样的猪蹄,最主要的就是看打菜师傅的心情,还有自己的运气。

师傅给了我们选择的机会,你指着哪只,师傅就挑那只,但是不能更换。窗口的视角还是有误差的,经常看走了眼。碰到师傅心情好,主动给你来一个骨小肉多的,中间一根细骨,外围都是厚厚的暗红色的瘦肉,外带一层肥肥的皮;运气不好,给你一个骨大肉少的,看上去很美,其实刮不出什么肉来,骨头外就是裹着一张皮,在这种情况下,同学总是央求师傅再搭配一个小猪蹄,或是搭块脱落的碎肉块,再不济也要多加一大勺汤汁。

为了讨好师傅,咱们也是想尽了办法,满脸挂笑那是必须的,如果打饭的是一个阿姨,我们就派一个脸皮白的、嘴巴甜的,大部分情况下,打菜师傅都是男的,这时请女同学出马收获往往是丰厚的。

当年的学校内刊《院报》有一个采访制作猪蹄的大师傅的任务,一位88级的张姓师兄力排“群雄”争夺得此筹,他用当年我们学习拍刑侦现场的技术和手法,为大师傅拍摄了很多黑白照片,精选一张,又妙笔生花把大师傅吹捧一番,赢得了大师傅的充分好感。自此,他总是可以挑到称心的猪蹄,成为多年的回忆和炫资。

那时候猪蹄是我们最好的奖赏,也是我们最大的“赌注”。班级之间的比赛常常冠以“猪蹄杯XX赛”,在班级内,各小组之间打双升胜负的标的也是猪蹄。我们寝室的老大和我下铺的组合牌技还是不错的,赢了不少猪蹄,据他们讲,吃不花钱的猪蹄格外香,同学聚会时或是在寝室微信群里,他们时不时一阵自我吹嘘和相互吹捧,引得其他室友一番不服和嘲讽,紧随着一阵会心哈哈大笑。

一位89级徐姓师兄极富情怀,在校当年着迷于猪蹄的美味,省吃俭用,以两包“白沙”香烟换取了大师傅的制作秘诀。他有感于猪蹄是校友们最深的记忆,毕业以后多次亲自实践,历经12年的摸索,煮猪蹄无数,练就火候把控之功,重现政院猪蹄之原味。

徐师兄于20051010日正式在鹏城发起第一届猪蹄宴。延续至今已是第16届,他一直是“煮蹄人”和技术控,最多的时候要煮1000多只,衣服都湿透四五回。

猪蹄宴,重在大家参与,费用众筹,活计大家干,志愿者同学参与选猪蹄、煮猪蹄、端猪蹄全过程,这个时候众多校友家属(当年的男朋友或女朋友)不管是否本校的,都踊跃参加,竞相回味当年的味道。

说是宴会,其实简朴,以猪蹄为主,配上热干面和几个武汉特色菜,再加上些许举办地的本地菜,可是每届都有令人耳目一新的欣喜。更富人情味的是,每个人除了自己可以敞开肚皮吃猪蹄外,都可以打包一个猪蹄带回去,分享给自己的另一半。

每年的猪蹄宴,在同城多个地点同时举行,但是主宴会场只有一个,主办资格如同奥运会一样都要提前争取,并举办简朴但正式的猪蹄宴交接授旗仪式。夺得下一届举办权的蹄主挥舞旗帜,热情邀请同学来年再品猪蹄。现场的舞台上,同学们吃猪蹄,谈猪蹄,作《猪蹄赋》,诗词歌赋小品相声,表演属于自己的节目,轻轻松松热热闹闹,好不快活。

猪蹄宴同时也是新入职校友的就业培训会,老校友们各自结对一位新人,担任导师,谆谆教导学弟学妹们如何扣好进入职场的第一粒扣子。

如今猪蹄宴已在全国各地开花,每到1010日,碰巧出差到某一个外地城市的同学都会去到这个城市的猪蹄宴现场,共同重温校园时光,包车组团或专程打“飞的”到其他城市赴宴的也不在少数。

猪蹄,在那个资源匮乏的年代强健了我们的身体,让我们有机会在恋人面前表达质朴的真诚,为了它,我们磨练了嘴皮子,锻炼了行动力,在竞技中增进了友谊……

猪蹄,是一个符号,一股温流,更是一种慰藉和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