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宴--记法0202毕业十周年聚会

发布者:刘昱龙发布时间:2016-06-01浏览次数:10

从接到正式通知的那一刻开始,我的心便悄然回到了南湖畔,那个曾承载全班58位同学青春的地方。在繁重的工作中熬过了多少个日夜,这一天终于到来。匆匆收拾行李,奔上回汉的列车,去赴这一场等待了十年的“家宴”。

虽然在同学中已经算是出发迟了,但稍感安慰的是,这是一节武汉局的夕发朝至绿皮车。一切似乎都没有变样,那透着汉正街精明的语调,那些在床铺上横躺的似睡非睡的旅客,那出口成章饱含唐诗宋韵的推车售货阿姨,都是那么熟悉且亲切。就连车上热水的味道,也泛透着地表水的悠长气味,一下子把人拉回到十年之前。

那一年的九月,我们也是乘坐着这样的列车,从祖国的四面八方来到了这个城市,来到了在那时尚属城市东南角落的南湖校区。北至塞外,南到琼海,东到辽东、西至葱岭,大家操着不同的乡音,简单收拾之后便穿上统一的服装,加入了军训的队伍。自此之后,我们成为了一家人。

那四年,是一家人努力奋斗的四年。有的积极参加社会实践,有的只顾埋头苦读,有的整日缩在寝室,有的终日外出不归。但这不同的表象后边,是每一个成员都在寻找自己的路,一条通往自己理想人生和实现人生理想的路。

那四年,是一家人欢喜愉悦的四年。我们去过马鞍山烧烤,我们去过青龙山徒步露营,我们去过青龙山踩点。我们在四食堂召开联欢会,我们在六食堂包饺子,我们还在十食堂聚过餐,一起给全班女生庆祝“三七”节……

那四年,是一家人结下厚谊的四年。“非典”肆虐,我们去丁字桥探望关进铁门被隔离的同学;烈日炎炎,我们去社区摆摊开展法律服务;法学情深,模拟法庭上留下我们激辩的身影;层层竞技,我们一起为同学呐喊喝彩。

今日重走校园,望着晓南湖畔日益粗壮的垂柳,望着道旁遮天蔽日的梧桐,虽未闻见那沁人心脾的满院桂花香,却看到了那让人在凌晨三点起床,在寒风中占座的老图书馆。虽已过十年,排球场上,同学们击球的身影却依然矫健。这浓浓的、炽烈的感情,都集中释放在今天这一顿晚宴。觥筹交错,推杯换盏,嬉闹间眼角拭泪,言语中情谊满满。十年离别,岂能一朝道尽;岁月久深,未及长吁短叹。真的爱你,讲不出再见,一首首老歌,仍是对十年前那次分别的描述。曲终人不散,后会自有期。那凌晨三点冒雨出去西苑觅食的男男女女们,为何四人只点一盘炒饭,是不是只因为对这里诸多留恋?

一朝酒醒,互道珍重,默然回味。是夜,兄弟姐妹们,多了一份坦然,少了一份娇柔;多了一份激情,少了一份颓废;多了一份铮骨,少了一分奴颜;多了一份真情,少了一份虚委。这就是这个家的魅力,也便是这个家的责任。

回首翻看日历,这两日竟是13、14日。落个俗套,借个谐音,这个家对于我们每个人确都是一生一世。

高铁徐驰,依依惜别。如果再见不能红着眼,是否还能红着脸。回程的路上,我躺在熟悉的车厢,迷迷糊糊面带微笑地睡着了,果真如期梦到了下一个十年聚会的盛况。

镖与靶的每次分离,都是为了重回靶心。

  

法律系02级02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