研究生党建主题演讲比赛 周格格携笔从戎归来谈选择

发布者:吕久月发布时间:2021-11-17浏览次数:10

11月11日下午,由我校党委研究生工作部面向全体研究生组织的 “不忘初心跟党走·青春筑梦新时代”研究生党建主题演讲比赛决赛在文泉报告厅举行。

来自法学院2021级国际法学专业的周格格以《选择》为题,以两个老兵的故事和自已参军入伍的经历,讲述了自我成长的心路历程,并以“时刻听从召唤,只要祖国需要,我和战友们一定会召之即来,用血肉铸就钢铁长城,用生命捍卫民族尊严!”向祖国告白。

下面全文转发周格格同学的演讲稿

 

尊敬的各位老师,亲爱的同学们:

大家好!我是7号选手周格格。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两个老兵的故事。

在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里,陈列着一辆编号为102的“古董”坦克,它的故事发生在1948年。

攻打锦州时,我军只剩下102号一辆坦克。眼看伤亡越来越大,102号孤车冲向敌阵。坦克连续作战31个小时,先后五次“负伤”,驾驶员不顾从头顶擦过的子弹,一次又一次爬出驾驶室抢修坦克。最后102号击中了敌人指挥所,解放军发起冲锋,一举拿下阵地。

这辆坦克就是我军的第一辆坦克——“功臣号”,那位差点牺牲的驾驶员,是装甲兵部队第一位全国战斗英雄——董来扶。

第一次听到这个故事时,我还是个新兵,站在旅史馆里,心里满是崇敬和向往。15岁那年,我曾在军事博物馆里见到过这辆“功臣号”坦克,那时的我怎么也想不到,我国第一支坦克部队成立的日子,是我的生日,12月1日,更想不到,七年后的我竟然会来到这支英雄部队,成为一名坦克驾驶员,站在董来扶的雕像前,向他敬礼。

由于这样的缘分,我对坦克热爱极了,想象着自己也能像董来扶一样建功立业。一次考核中,我和战友要把130斤重的蓄电池装进电瓶仓,由于用力过猛,左手刮到了铁架。等我忍痛完成考核,才发现手指三个关节的肉已被削掉,鲜血直流,白骨依稀可见。随后,我听到了关于这支部队,关于坦克驾驶员的第二个故事。

时间回到2010年。董来扶所在的东北坦克大队,已被改编为65集团军第一装甲师。这天,塞北演兵场烟雨蒙蒙。一位名叫武向军的战士驾驶着“蓝军”201号坦克冲向“红军”。行进中,坦克潜望镜被泥水糊住,武向军抓住短暂的停车机会,起身擦拭潜望镜。由于工作帽被行军架挂住,坐下时,耳机护圈在他的左耳上刮了一下。

一阵钻心的疼痛袭来。此时,冲击已再次展开。武向军顾不上多想,踩下油门继续战斗。疼痛越来越剧烈,鲜血一滴滴落下。20分钟后,战局突变,武向军趁队伍掉头之际,解开帽带,“啪嗒”,一个东西掉了下来,仔细一看,竟然是自己带血的耳朵!

此时,救护车就在不远处,退出演习耳朵兴许还能保住,可攻防转换的节骨眼儿上,自己的基准车稍一停顿,整个分队就可能被咬住,全盘战斗必受影响。

血是热的,汗是热的,武向军却异常冷静。他把掉下来的左耳揣进口袋,用沾着泥水的手套压住伤口,勒紧帽带,咬着牙继续战斗。汗水渗进伤口,武向军开始感到发冷,心跳越来越快,没多久,他的左耳一片轰鸣,耳机中的指令变得越来越模糊。演习结束后,当武向军捧着耳朵向营长报告时,所有人都惊呆了。

班长讲这个故事时,卫生员正帮我清洗伤口。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手也不住地颤抖,我咬着嘴唇,一声不吭。想起几个月前自己还躲在被窝里哭,我感觉这一刻,我才成为了真正的解放军战士。

为了尽快打掉敌人的碉堡,董来扶在炮火中抢修坦克;为了不影响整个分队作战,武向军揣着血淋淋的耳朵坚持战斗。在解放军的历史上,有许多像董来扶、武向军这样的人。他们为了全局,牺牲自己。我听着他们的故事长大成人,听着他们的故事参军入伍,选择成为和他们一样的人。每当我想起这些故事时,我总觉得自己依然是个兵。

六年前,校长曾在开学典礼上问我们,你想成为怎样的人?当我再次回到母校时,我想,我找到了答案,当选择让青春与时代共鸣,让生命与祖国同在时,我就成为了我想成为的人。

尽管我已脱下军装,回到社会,但和几千万退伍老兵一样,时刻听从召唤,只要祖国需要,我和战友们一定会召之即来,用血肉铸就钢铁长城,用生命捍卫民族尊严!